您的位置: 首页 >> 环保新闻

公众参与绿色城市建设互动部分

发布时间:2019-01-29 20:41:09  来源:互联网   阅读:0

公众参与绿色城市建设互动部分

嘉宾:唐丁丁、克劳斯·特普费尔、周锡玮、贾斯吉特·辛格·恰达、艾哈迈德·哈姆扎、方芳、罗尔夫·安托万·佩耶

主持人杨盛昱:我们有非政府组织的代表,有政府级别的官员,也有来自于中央政府的官员,我们还有一些专家。如此庞大的专家团队要为他们找到共同的话题真的很难。我个人对今天的主题是非常的感兴趣,我们已经谈到了政府要采取的举措,包括行业所做的贡献,包括人们的公众意识的提升,对于我们今天的主题绿色城市建设而言,以及建立一个我们所说的环保系统或者是更美好的城市,每一位专家能不能跟我们谈谈你的见解呢?

唐丁丁:我个人觉得作为这样一个任务,我想实现一个伟大的弘扬的目标,公共参与是非常非常重要的。现在需要我们探索和摸索,怎么样让社会大众让城市的居民们参与到我们所设计到的这些绿色城市或者叫可持续城市建设中来。所以我的答案是公众参与是关键。

主持人杨盛昱:那如何激励市民参与这样一个绿色行动?要给我们现场的观众一点点的建议或者是提示。

克劳斯·特普费尔:我实际上已经花了15分钟的时间在讲演问题上谈到这个话题了。实际上你们改变方法和方式并不是那么的难,但是对于印度来讲可能更难一点了。要是他们一方面产品的生产更加的便宜,另一方面又要考虑环保的问题

公众参与绿色城市建设互动部分

,同时还要说服公众我们的技术是有好处的。当然还需要钱的参与,我们需要更聪明更理智的用钱。不单纯印度有这样的问题,对于发达国家也同样如此。比如说光能目前成本还是很高的,如果你使用燃煤发电,但是这些燃煤发电厂不会因为二氧化碳的排放而支付费用和成本。所以如果要大量产太阳能发电,只有通过量产的方式才能够降低成本,这就需要我们科学家积极参与。所以首先是公民的参与他们是最重要的,公民才是需要这些能源的。他们能够督促相关的政府和政府官员。我在做官员的时候不希望别人对我进行指责,以前我也经历过很多的争论,现在我觉得只有公民的督促的话我们才能真正的跳入到,哪怕是火海我们也应该跳入当中。

主持人杨盛昱:你刚才也讲到了印度,我们的印度朋友能不能来回应一下。

贾斯吉特·辛格·恰达:我也是同意刚才我们主持人所说的,在经济方面要承受,这样才能推进环保工作,经济是基础,我们希望能够教育公众,告诉他们好处到底在哪里。我相信政府参与其中,如果政府有相关的规定政策,如果是进行强化的话,我们效益能够分配。所以经济是基础。那其次是教育,第三呢就是政府施加压力,那这样的话能够积极推进我们的工作。

主持人杨盛昱:我们的嘉宾已经说了很多了。

罗尔夫·安托万·佩耶:我们要让社会和人员参与其中,我们必须要依靠两个非常重要的工具。首先就是民主,民主是非常重要的。第二个是透明度,我们可以知道在我们的城市发展过程当中,特别是在发达国家中我们应该有更多的透明信息。我们只有更透明大家才能有所了解,这样大家才会更加的信任你。

主持人杨盛昱:作为一个媒体人来说,我不能够完全同意你,我们让他去投票,我们会问他你要奢华的生活,或者是一个环保的生活,当然大多数会选择环保的生活,当然我还是问我们的县长,在你的县里面,我觉得可能台北县的GDP没有台北市的高,你如何鼓励公众往这个方面发展呢?

周锡玮:其实我和大家分享的就是,其实也是胡萝卜和大棒要两者都有。我们的县里有29个镇,我们也有一个竞争,我们在不同的县里面,我们让他们竞争,然后每四年有一个大奖,这四年的奖加起来可能超过10万美元。他们也希望能够领取这些大奖,如果下属的镇他们太落后了,知道他非常严重的污染,环境非常糟糕,那他们也很尴尬。如果你买这些绿色的产品我们可以给你补贴,你如果不用这些绿色产品,我们给你施加更高的税收,你要么就是环保可以拿到补贴。

第二个就是你要受到更大的惩罚,我们社区也提供相关的课程教育培训。他们也知道如何来省钱,这些大众也是得到了,因为可以省钱。到工厂我们也可以告诉他如何来环保,这样可以省钱,如果工厂污染增加你要得到惩罚,所以我们也要看情况,到底是什么时候给大棒什么时候给胡萝卜。

主持人杨盛昱:如果你是鼓励人们,你也知道价格确实大家也都是比较敏感的,你如果要求有一些人要付更多的费用的,不仅仅是这些,如果不好的话可以关厂,这样就更加严厉了。罗尔夫·安托万·佩耶你是如何看待的。

罗尔夫·安托万·佩耶:我想说的有一个设备,我们可以看到这些,这个人数在美国已经达到饱和,中国用的人越来越多,在方面我们也可以从人人做起。我们觉得就有很好的作用,比如在农村地区他们就用进行交流,而且他们有一些课程也可以通过来进行获取,我们可以通过很多的技术可以让我们之间的联络更加的紧密。

主持人杨盛昱:这个设备你要知道那是不是真正的环保。他们在生产这些的厂的车间里面可能有一些射频的无线电波,是不是可持续发展呢?方局长,你在日常工作当中,在推广环保的概念过程当中最难的在哪里?

方芳:公众参与形成的合力要有一个漫长的过程,在我们今天,特别是上海,在很短的时间推进了这个工作。所以我刚才非常赞同周县长的意见,在培养公众环保意识的同时我们还需要一些好的环境经济政策加以引导。这样可以让我们环保之路走得更加更顺利。

主持人杨盛昱:从上海市的角度来看,在衡量一个环保手段包括教育培养等等,以及城镇化都市化城市建设,甚至包括经济成长率这些问题的时候用什么手段真正平衡这重要的矛盾点。

方芳:我想非常简单的用环境数量的数据,来作为发展之间的非常好的平衡手段。在2000年以来我们一直强调要用科学数据来评判,所以就给环保局非常严厉的要求,必须加大环境质量的手段。打个非常简单的比方,他就相当于人体健康的指标,他用这个数据矫正我们偏离的手段。

主持人杨盛昱:我们的周县长你是如何看待?

周锡玮:我想我们可以做更多的一些工作,其实对于我们公众的这些热情还有的承诺可以进行强化。比如说河流污染之后,我们清洁之后再把他们叫回去让他们去捕鱼。你可以看到人造的这些湿地,可以把这些河流再重新进行清洁,看到污水处理的河道,你可以看到我们通过这样的污水处理,污水又可以变成清洁的水质。在他们参观的过程当中也是强化的过程。这样,我们的公民在海滩搞志愿者的活动,我们通过媒体来支持他们。他们做了一次两次之后就变成了自愿的,承诺变成自发的义务了。这些的热情可以强化,但是你要努力去做。

主持人杨盛昱:我也知道可能要花费一段时间,成本也是很高的,我们这边有经济学家还有教授,那你觉得谁应该承担这些费用。因为你要支持这样的一些项目的话,你要这些市民来承担吗?

周锡玮:其实不是一万两万的。

克劳斯·特普特尔:不是说一百万公民大家都参与其中了,其实很多人有一个错误的想法。如果你现在清洁的话,你下游的产业还是会支付这个成本,所以环保的政策不是会造成成本,是费用的一种分配。这也是有风险的话题,因为现在肯定是很多人不愿意承担费用。所以我们可以看到有很多人把两个话题作为对立面。其实我们可以想象一下如果你的这些垃圾,如果不进行处理,你把他只放在填埋场的话,可能人不会住在这个地方。所以总是有人会支付这个成本。我们现在把他整合起来,其实就像我刚刚所说,很多政策的制订者非常的有利。现在的愿景有了,其实你要知道的话你有这个愿景你到底是现在就去,还是以后行动。如果现在采取措施你未来的回报总是可以获得的。我想在我演讲过程当中,我想再强化——一个好的环保政策才是一个好的经济政策。所以我们要把这方面做好,我们必须要把这些环保的因素考虑到位,我也觉得环保的问题并不和经济相冲突,我们现在要考虑我们的环境和经济怎么匹配好。我们当然不希望在经济发展的时候忽略我们的环保,在政府和政策角度我们希望达到一个非常好的平衡。这里我想强调公共参与是非常重要的,在很多的城市比如在垃圾处理的过程当中,我觉得公众的参与在不断的发展,现在还不是完全做得到位,但是我们现在已经看到了一个非常好的开头。我们相信在政府的鼓励,包括我们公共参与都可以解决。

主持人杨盛昱:我也想让我们听众提一些问题,我们第一排的。

观众一:我想感谢所有的嘉宾,想法都非常好。我想问两个问题,我们无论做怎么样环境的改进,我们是不是真的能做到可持续的发展?我想问一下对于大众来说,大众才能真正帮助我们提升绿色,而且社区才是真正的基础力量,就像刚才台北县的例子非常的漂亮,他是非常好的例子。无论市民教育还有其他的工作我们可以有真正这样子的提升。另外如果没有媒体的参与,可能效率会削减,所以大家都会参与其中,包括媒体的宣传教育。同时别忘了妇女的力量,我想强调女性的重要性,如果你教育了女性就相当于教育了政治家,包括所有的科学家,都是要通过女性的教育来完成的。

主持人杨盛昱:非常感谢,我们再看看我们的听众有什么提问。

观众二:我是,我想问一下我们中国的官方人员在中国各个城市,是不是考虑过城市拥堵费,因为在伦敦有这样的一个费用。我们也听说过上海可能要采取这样的措施,比如说上海通过车牌的拍卖控制数量,但是我发现上海的拥堵现在越来越严重了,而且过马路也非常的吓人。我们希望看一下交通能不能有一些其他的方法,中国的城市是不是考虑过城市拥堵费。

主持人杨盛昱:我们的媒体提了一个问题,我再看看我们的听众还有其他的问题吗?这位先生。

观众三:我想问一下周县长,因为台北的治理垃圾案例上你讲得令我非常感兴趣,当时我们在处理问题的时候怎么样把垃圾减量,你们考虑到在执行这项政策的时候最困难的是什么呢?你们又是怎么解决的呢?

主持人杨盛昱:我们现在有三个问题,我们首先先回答这个问题,我们先从克劳斯开始。

克劳斯·特普费尔:我很抱歉我没提到女性,说句实话,我在非洲8年了,我也知道在非洲女性的作用非常重要。我还要对我媒体朋友再说一句,我对于收取交通拥堵费是非常赞成的。但是你要想清楚可能的解决方案,你要知道,如果仅仅做这样一件事,仅仅多增加了一个收税的方式。你想不使用这样的计划,他的后备方案是什么?你要做一个最综合性的方法,如果单单通过税收方法,你不会得到很好的结果。

周锡玮:我们也考虑过这个问题,但是首先我们认为应该有一个激励政策和方案来说服人们参与我们的行动。你不能说我开始收费了,我想这就是大棒和萝卜应该并行。垃圾减量、垃圾分类是一个需要大家愿意做的事情,如果他不愿意不了解到垃圾分类会造成垃圾减量,因为垃圾减量会让他知道我们多制造垃圾是错误的,甚至也让他知道焚化炉焚化垃圾也是不好的。这是一种教育,你必须要有教育期,在这段时间他们试着去做,做了之后如果没有做到我们会跟他讲处罚。但是我们分成两个阶段,垃圾分类把可以回收使用的垃圾我们回收再使用,其余的部分我们做成有机的肥料。如果不能回收也不是剩余的垃圾,我们送到垃圾发电炉。接下来就是垃圾费征收,你丢多少垃圾付多少的钱。这样子你就会知道不应该丢垃圾,你会很清楚地知道怎么减少垃圾。同时我们把可以减少垃圾费用的支出途径让你知道,你也节省了钱。在这两个阶段都完成之后呢,我们可以把垃圾量的减少,经济上的获益,通过告诉我们县民,这个大家减少垃圾的制造会有非常的叫做信仰,你会有更多的热忱。

主持人杨盛昱:谢谢。你对他的评述会再加一点吗?

贾斯吉特·辛格·恰达:我要说一下合作,也就是不同国家城市之间的合作,如何相互帮助来应对现在的环境问题。没有任何人谈到了国与国之间的合作,环境的问题不是按照国别来分别的。罗尔夫·安托万·佩耶先生他是来自政府与代表的合作组织,你还要对此发表你的言论吗?

罗尔夫·安托万·佩耶:我想法很重要的一点就是我们需要全球的机制,如果有全球的领导力,我们将能够更好的应对气候的问题。我们的国家领导,我们的政府官员,我们相关组织的领导人,他们都应该齐心协力更好的合作,来讨论我们这个环境问题,包括我们具体的目标这是全人类共同面对的问题,就本土层面而言,个体之间也要达成一些共识在达成共识的情况之下才能够集体行动。

主持人杨盛昱:你们俩大概有2到3分钟的时间。

艾哈迈德·哈姆扎:在汉堡二氧化碳减排是非常昂贵的,他们可以用钱的方式在上海进行投资,做一些清洁发展机制的项目,通过这个方式来进行城市与城市的合作。我们可以看到很多的城市与城市之间的一些合作。还有包括我们世博会的下一个承办城市与其他城市的对比。

罗尔夫·安托万·佩耶:包括地中海的城市还有南北之间的合作,还有北部主要的是南部国家,我们在共同合作做项目。基本上是来自于欧洲资金支柱在支持南部的这些沿海的国家更好的做环保项目。在过去的时间里我们在这个风险控制管理,还有废水处理问题上面都有很好的合作。

主持人杨盛昱:我想他曾经是国际组织的合作人,这个环保总署国际合作的负责人对此有什么评论。

唐丁丁:我想首先要就这个运输工具的问题来回答,我想从中央政府的角度来看,我们不仅仅是用了新型的车辆等等。在将来对于这一类的话题我们会考虑经济问题,我们会考虑在大众交通方式上可使用,可替代的方式等等,包括鼓励使用小排量车还有使用公众交通工具,来使人们的出行更加便捷而不仅仅是收取一些相关的费用,包括车辆购置税。

主持人杨盛昱:我要请方局长回答刚才提到的问题,刚才国外的非常关心,上海如何对交通拥堵的问题,怎么考虑堵车费的问题,有没有什么具体的计划。

方芳:我想这位先生对中国城市的机动车发展从这个角度提醒了我们的应对。上海早在1999年是发展公交还是私人轿车就进行了一次讨论。那次大讨论的结果就是上海必须大力发展公共交通,特别是城市轨道交通来解决老百姓普通人的上下班的困难问题。拥堵费是一个好的概念,但是不是一个目前作为城市可施行的一个办法,因为有一个征收的标准。针对这个方面,上海在这方面做了政策优化,我们对私家轿车牌照进行拍卖制,每个月有额度的控制我们私家轿车的总量。在停车的方面,上海停车费是一个非常好的杠杆,它让我们很多人群都采用公共交通的轨道方式。在上海人民广场的停车费可能是全球最贵的停车费了,所以我说拥堵费的方式可以用其他的经济政策来解决这个方面的问题。

主持人杨盛昱:好的,非常谢谢,谢谢我们嘉宾的积极参与,今天下午的讲演非常的激动人心,也让人受益匪浅。女士们先生们,请大家再一次热烈鼓掌,感谢我们嘉宾给予大家如此精彩的经验分享。当然很重要的就是基于这次的主题,你们的参与、公众在这个论坛的参与,在这个环保问题是关键的要素,在座的各位的关注和参与非常重要,让我们从自己做起,谢谢大家的参与,下次再见。

环保设备

标签: